“大湾区机遇”,抓什么?怎么抓?

更新时间:2019-03-07      

其三,大湾区回答了港澳居民如何转化为存在实质权利等同内涵与地位之中国公民的重大问题,规划中提及“同等待遇”的扩展升级,包含了港澳居民等同担当事业单位公职与公务员的问题,这将象征着港澳居民“身份政治”的重大转型及其“国民”身份与认同的结构性重塑;

对港澳而言,这一策略框架被判断为“一带一路”跟粤港澳大湾区。“一带一路”是中国的寰球性发展框架,是“人类福气奇特体”空想蓝图的实际基础。大湾区规划则清楚地将“一国两制”与“一带一路”连接起来,使前者成为后者的战略支撑区,这就赋予了“一国两制”以全新的力量、使命、活气与活力。

中共十八大以来逐步调解形成了管治香港的新的策略基准:其一是依法治理,其二是有序融合。反“占中”与反“港独”的系列措施属于“依法管理”,大湾区打算则为“有序融会”供应了最为完整而健全的实际框架。

资料图

大湾区计划还回应跟回答了“一国两制”发展中的一系列具体议题,推动“一国两制”进入整合的新周期:

《粤港澳大湾区发展规划纲要》的出台及2019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支持港澳抓住共建‘一带一路’和粤港澳大湾区建设的重大机遇”,使得大湾区成为“一国两制”发展新的方向与趋势。这种整合性发展依靠于国家“主场经济”时代的到来,即国家可能自主设定及规划有利于内地及港澳的策略性发展框架。

其一,大湾区回答了“一国两制五十年不变,五十年后也不用变”的详细实践途径问题,以湾区的融合发展和翻新进步,港澳在2047/2049年将实现“一国两制”下的自身特色与湾区内融合的有机结合,“两制”差异经历自然而公平的互动整合,已操纵于较低的水温和范围;

其二,大湾区答复了港澳在新时期如何对国家连续做出独特奉献的重大问题,这波及到“一国两制”的内在国家理性,即国度对港澳的高度自治授权与港澳对国家的持续贡献力的感性联合;